小马谈支付

小马谈支付是POS机门户网「www.81418.cn」小编的个人博客,关注与支付相关的点点滴滴,带着志同道合的你一起去感受金钱的善意!

从穷光蛋到首富,败家子的传奇一生

提起蔡衍明认识的人并不多,但提起“旺旺”就没人不知道了。作为“旺旺”创始人的蔡衍明,他的创业经历能给我们很多启发。

蔡衍明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,高中休学,19岁开始创业,成为一年净亏1个亿的败家子。浪子回头后,用三十多年登上《富布斯》排行榜,2019年以54亿美元的身家,再次成为台湾的首富。

1.富二代学渣

蔡衍明出生在台湾富贵人家,由于排行最末,父亲特别宠爱。他不爱读书,喜欢逃课。由于零用钱很多,很多社会闲散人员都把他当做大哥。他大部分知识来自于电影院和街头的厮混。在他看来,街头厮混一年远比读书三年有用。所以高二就休学了,最后一张文凭仅是高中学历。

2. 赔一个亿的败家子

高中休学后,蔡衍明的父亲接下朋友的宜兰食品厂让蔡衍明去经营。第一天蔡衍明开着福特自信满满的去了宜兰食品厂。

宜兰食品厂是一个鱼罐头加工厂,对于19岁的蔡衍明而言,根本不知到这来要做什么,他既不懂账,也不懂经营,唯一能看懂的只有损益表中红字是亏钱,黑字是赚钱。蔡衍明每天除了看工人打卡外,大量的时间就在帮忙杀鱼和捡烟头。

但食品厂有100多人等着发钱,食品厂本身又不赚钱。蔡衍明绞尽脑汁,推出了浪味鱿鱼丝的产品,花费大量资金做了广告。结果不懂账目的他,一年下来净赔1个亿,不仅赔光资本金,还需家族救助。

生意失败使蔡衍明得了抑郁症,但也因为这次失败,蔡衍明开始通透了。他褪去了富家子弟的纨绔,取而代之是时时刻刻的危机感。

3. 浪子回头金不换

没有了退路,蔡衍明四处筹钱,打算东山再起。当时台湾稻米过剩,而日式米果生意非常赚钱。蔡衍明找到日本“米果之父”桢计作,希望和他合作。64岁的桢计作社长认为这位23岁的小伙子办事不牢靠,合作会坏自己的名声,所以不赞同。蔡衍明用两年时间,才打动桢计作开始合作。拿到技术的蔡衍明用他的街头哲学快速占领台湾市场,24岁时终于推出了自有品牌“旺旺仙贝”。

谈起这次成功,蔡衍明说那些自诩家世清白,门当户对的人,我说是疯话,五千年来,谁的祖先没人做过强盗?谁说自己家世清白,我才不信。所以大家不用臭屁!不编点故事哪间银行会把钱借给你?

在蔡衍明的街头哲学下,“旺旺仙贝”很快就占领台湾85%的米果市场,成为了“台湾米果”之王。

4. 转战大陆

1992年蔡衍明的台湾米果版图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野心,他想走出台湾但不懂英语,所以他选择到大陆碰碰运气。1993年河南郑州举行的“糖烟酒展销会”,蔡衍明拉去一个集装箱米果。试吃会上各地商家都对台湾米果赞不绝口,直接订货达300个集装箱。但当蔡衍明准备交货时,签合同的商家一个都没来。

米果是食品,过期就报废。即使旺旺在上海、广州、湖南有营业所,但在保质期内最多只能卖20-30个集装箱。蔡衍明急中生智,把数百万包“旺旺”免费送到上海、广州等地的学校,让这些孩子成为“旺旺”的新生代顾客和宣传者。

5. 统一天下

通过宣传,1994年米果销售出奇的好,蔡衍明一年就赚了4-5倍。利润一多,大量竞争者就出现了。那一年中国出现了200多家米果生产厂家,米果的售价从50元/公斤,直接掉到30元/公斤。

这次蔡衍明的街头哲学又一次救了他,他砸下3000万美元,一口气扩充了10条生产线,推出4个副品牌。把米果价格从30元/公斤,直接杀到5元/公斤,蔡衍明称这套策略叫“割喉策略”。

这种闪电式策略非常奏效,原先米果市场从蓝海变为了红海,而蔡衍明把米果市场从红海变成了血海。众多生产厂商立足未稳,只好退出米果市场。除根之后,2007年旺旺营收突破百亿,蔡衍明赢下了大陆的米果市场。

总结

蔡衍明的街头哲学特点是善于构筑人际关系,失败了也不退缩。在无路时,他可以凭借自己的嗅觉突破,从混乱的局面找到有利的局面。蔡衍明认为自己成功最重要的是,把基本动作练好。老天丢钱给你时,你要懂得伸手去接,如果没接到就要赶快弯腰去捡。但如果基本动作都没做好,老天丢钱给你时,你到死都赚不到。

cache
Processed in 0.029082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