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马谈支付

小马谈支付是POS机门户网「www.81418.cn」小编的个人博客,关注与支付相关的点点滴滴,带着志同道合的你一起去感受金钱的善意!

吴秀波天价分手费:有些钱,不是好拿的

今天的话题,从这两天最热的瓜——吴秀波说起。

事件的不断反转,也是吸足了眼球。这两天,有人曝光了女主角陈昱霖的Ins(国外知名图片社区)账号,掀起了另一座冰山的一角:

总价超过500万的奢侈品,隔三差五的海外度假和高档酒店,私人飞机当座驾,多位超模明星的社交圈……

一时间,舆论哗然。

作为普通的吃瓜群众,并不了解事情的全貌,加上事件已经上升到法律层面,也不适合下结论。

不过,我脑海里蹦出了一个话题——「好钱」「坏钱」

这个“好钱坏钱理论”,最早是由一位叫做阿玛尔·毕海德的大学教授提出的。

对于一个企业,尤其是对那些处在创业初期的企业来说,必须花尽量少的钱(成本),找到能够取得有持续盈利的路子(长期收益),这么花钱就是“好钱”。

反之,很多企业虽然有钱,甚至有极强的融资能力,但在烧了很多钱之后,依旧没有找到自己赚钱的路子。

这种情况下,越多的投入,往往带来越惨烈的失败;这样的钱,被称为“坏钱”。

典型的案例,就是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——ofo小黄车。

资本的热烈追捧,让少年得志的戴威快速补贴和扩张市场,一度成为最风光的创业者;但回头看,这些资本却成了他的坏钱,给他带来了更沉重的失败。

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,17年ofo年会上,大家喝到兴头时,有人带头背起诗来。一位员工当时背了全部的《滕王阁序》,戴威一挥手就奖励1万元。

仔细想想,这个好钱坏钱理论也适用于个人,尤其是陈昱霖这样的年轻人。

他们就像一家初创企业,一方面少有本钱、天然渴望金钱的支持;另一方,他们通常还没有摸过大钱,很难驾驭金钱背后的欲望。

所以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突如其来、唾手可得的金钱,大概率会成为一笔“坏钱”,一罐蜂蜜味的砒霜。

而陈昱霖呢,20出头的年纪,大概率还是一位财务、精神都尚未独立的女孩。披着真爱的外衣,过早地用美貌和年轻换得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大钱,但终究无法掩盖“不可持续”的坏钱本质。

“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,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,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,不过这又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。”

——波伏娃

太阳底下无新事,为坏钱付出代价的人,总是前仆后继。

前几年电视剧《蜗居》大热,故事中的海藻也通过成为有钱人的情人而获得了阶层的跨越,一如典名著作品《嘉莉妹妹》里的剧情走向。

而到了故事的结尾,无论是嘉莉妹妹还是海藻,都意识到:钱是很好,但并买不来她们真正想要的幸福。

精明如亦舒师太,她笔下的喜宝亦翻来覆去地说:“我一直希望得到很多爱。如果没有爱,很多钱也是好的。如果两者都没有,我还有健康。”结果爱和钱她都有了,人生一样陷落下去,回不了头。

客观来说,钱只是工具,是中性的,没有好坏之分。区别在于,你如会使用你手上的钱。。

「好钱」和「坏钱」理论给人启发最大的是,「坏钱」让人及时行乐,追求眼前的快乐。而「好钱」则是为未来投资,耐心等待成长。

钱自然是可以买来快乐的,看看王思聪和360CEO周鸿祎的对话,就知道有些快乐只有有钱人才懂。

经济学里,有一个是理论——边际效用递减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,饿的时候吃第1个包子最香,但吃到第10个你大概率不是真香,而是想吐了。

花钱买快乐这件事,也是如此。小时候,5毛钱买个糖能幸福一整天;可长大了赚了更多钱,花钱的快乐阈值早就水涨船高。

不知道现在的陈昱霖,得花多少钱,才能换来当年第一个奢侈品的快乐。

欲望越撑越大,快乐越买越少。

“生命自我之支撑点,并不在生命自身之内,而安放在生命自身之外,这就造成了这一种人生一项不可救药的致命伤。”

——钱穆 《人生三路向》

忽然想起一位娱记朋友,曾经分享过一段李嘉欣婚后的故事。嫁入豪门大户的她,在婚后仍然工作不断。

她说道:李美人还真得自己赚钱。传统的老钱大家族,从不会一下子把大笔钱给到子女。有专门的家族信托基金,每月支付一笔生活费,虽可以保证衣食无忧,但又不至于可以肆意挥霍。

背后同样蕴藏着“好钱”的逻辑。

虽然我们普通人并没有那么多金,但想通了这一点,无论是应对扑面而来的消费话题义,还是讨论要不要富养孩子的话题……很多钱的问题,就不再纠结、不难拿捏了。

凡是不可持续的,都不值得羡慕;关于钱的好坏,亦然。

no cache
Processed in 1.532875 Second.